时间记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日志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搜 索
 
用户登录
 
我的相册
 
我的圈子
 
我的好友
 
友情连接
 


 
 
写在岁首的南方 
[ 2009-1-31 20:29:00 | By: 横利 ]
 

写在岁首的南方

 

 

这是二零零X年的岁末,天气寒冷,即便是在南方中国。

寒冷的空气中,我习惯着痛苦的呼吸。痛苦的,让自己飘忽的灵性和酸楚和压抑作着持久的争斗。对于气候和环境,我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只是痛苦的坚持着思想,坚持着原则和希望。

这是中国的南方,气候变幻就如同一个阴谋家的脸色,使人心悸。

我是个平凡的人,我始终过着平凡的生活,我甚至乐意让自己相信这样的“平凡”是属于神的命定。我从来就没有向谁保证过我会在为主的道路上奔跑,更不用说飞翔。可是,平凡终究是属于白天的,属于在每一块树阴底下酸楚的大地的。当我每次匍匐在地的时候,我常常能够嗅到地底下火药的气息。神圣的火,已然预备着为着不义和堕落燃烧?

一个生活在白银时代的人,能够坚持的东西已经并不多了。即便有些坚持明显的有着形式主义的倾向,也还是有值得赞赏的意义,譬如说一些(没有行动的)思想。

思想,总会带有些理想主义的色彩。而当两双穆斯林的孤寂的眼神相互触及的一刹那,情感就如同蛇吐出的星,却一闪即没。如果还会剩有记忆的话,那么,矛盾就是记忆的一种。而思想,正是在那些平凡的日子里失落在以现实和理想的距离以及庸俗和高尚的距离为根本特征的矛盾的俗世之中。我已然不知所措的察觉了:信仰,与其说是信念,不如说是象征。——这是伊斯兰经典里所无法读到的,伊斯兰学堂里的老师们所没有说过的,清真寺里的阿訇所没有想过的——这分明是一份包含耻辱的体验。如果我仅仅是一个失败的个体的话,那么我的背后所站立的也一定是个并不成功的群体。

我曾经一相情愿的赞美过“平凡”,我曾经以为在缺少着信仰也缺少着自由的国度里的“平凡”才能够坚守住伟大的常道。但是,当我听到某某阿訇散学后在广州的某阿拉伯人饭店门口换美圆度日并且为一元钱的美圆差价和一个同样是换美圆的某某学校曾经的古兰学教师打架了;当我听到某某受人尊敬的老师以一个只装了十几箱货的货柜轻易窃取了外商汇过来的整柜的货款后;当我听到某个留学伊斯兰国家十几年并且获取了宗教学相关的博士在开了公司赚着钱后再也没人见过他去聚礼(每周一次的集体礼拜)后……我明白了,所谓的那些平凡就是怀抱着廉耻的精神,期待着教门的胜利。

就在这一切以教门之名为幌子的假象背后,平凡的生活成为了众多穆斯林学者学子以及大众们最冠冕堂皇的借口。假如说这就是平凡的全部结果的话,那么,不如让我们作最彻底的告别:在布满投降和麻木的道路上,我们起码还能选择让路并且抛弃我们肉体上任何有关信仰的标记。那一顶顶如同白旗的白帽,戴与不戴又有何妨呢?那一声声虚情假意的赛俩目,道与不道又有何妨呢?那一个个没有行动的举意,举与不举又有何妨呢?

寒冷就是现实,平凡就是自欺。

其实,在这凄冷的岁末,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这么多年来,我们整个群体的“精神”改变了吗?这个问题,我也将它放在岁首。

算是开始。

  

 

 
 
发表评论:
 
浙江博客欢迎您!